【默哀】昨天,UCB烧掉了40位中国留学生的学费...

分类: 活动爆料作者: Ng Shu Yen
                              点击上方“yeaheducation”
                               获得第一手留学转学资讯

                           (来自UCB校友的真实心声,建议阅读时间8分钟)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比金子还值钱的存在,那么它就是比特币。

如果有一种比比特币升值还要迅速,比对冲基金还要暴烈,”投资回报率”惊为天人的”理财产品”,


                                          那么当属UC Berkeley的学费

这有出无进的增长速度,简直是把一次函数掰弯了---直接升级成指数函数。

你知道,这背后的一大原因竟然是---

                                                               没错!

                          就是这几日席卷整个票圈,冲出湾区,走向世界的


                                                        伯村游行事件!


据Californian Daily报道,今天一天内,UC Berkeley烧掉了整整$800,000!没错!你没有看错!80万美元(约合550万元人民币)白花花的银子,相当于我们40位中国学生一学期的学费总和,被用在了今天维持秩序的警察叔叔的身上。

UCB游行之歌

抬头望望天,直升机在咆哮;
低头看看地,炸弹在叫;
这个校园,我们多么渺小。
只要努力,就会见到横冲直撞。

快快快,冲冲冲,警察叔叔在行动,
驾着勇敢的摩托,追寻枪击者的征程。
快快快,冲冲冲,UC Berkeley在行动,
沿着飞驰的轨迹,掀起一个又一个的巨浪。

抬头望望天,直升机在咆哮。
低头看看地,炸弹在叫。
这个世界,我们多么渺小。
只要努力,警察叔叔就会站得比天高。

                                    (图片版权属于某位可爱的欧耶Alumni)

                                             事件起因要追溯到今年2月份


今年
2月

右翼保守派人士,媒体评论家Milo Yiannopoulos应学校共和党组织邀请来伯克利进行演讲。然而因为他是新任总统川普的高调支持者并公开发表了各种极端歧视言论而引起了群众强烈的不满,于是伯克利校园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抗议,在演讲开始的两小时前,逾1500人聚集在演讲发生地反对他的演讲。然而没想到的是最后抗议却演变成为有暴力倾向的示威活动,以一场始料未及的暴力冲突收尾。不仅商店和ATM机受到打砸,现场有人纵火,造成多人受伤;甚至还有人向Martin Luther King Center门口投掷烟火和小型炸弹以阻止演讲的进行。场面一度极其混乱,人们都在呼喊四散奔逃,警察为了能够阻止疯狂的人群还投掷了催泪烟雾弹甚至最后开枪示警,演讲只能被迫被取消。


                                                                     然而

9月
23日

就在9月23日,原本伯克利的右翼学生团体The Berkeley Patriots计划在9月24日至27日举行的为期四天的自由演讲周(Free Speech Week)活动被临时取消,而此次活动也邀请了包括Milo Yiannopoulos在内的几个右翼保守派人士来校演讲。本来在数月之前就已经规划了此次活动, 但后来由于对于暴力事件的恐慌和担忧,以及某些群众对Milo Yiannopoulos的厌恶,包括伯克利市长以及学校教授、学生在内的各方人士都呼吁要取消这次活动。也许是来自各方的巨大压力,The Berkeley Patriots临时宣布活动取消。不过就算官方取消此次演讲,9月24日当天,Milo Yiannopoulos本人还是短暂现身斯普劳尔大厅(Sproul Hall)外的广场上,向身边支持者送上飞吻,并对这大约50人进行了20分钟左右的演讲。对于他的出现,校方为了防止抗议Milo Yiannopoulos暴力事件再次发生,斥巨资进行了演讲的安保工作以确保现场秩序及大家的人身安全。

因此,这80万美元就为了这一个极具争议的公众人物而消失殆尽、一去不回。只因上次事件影响,整个演讲大厅外都被铁栅围了起来,入场者都要经过警方金属探测仪的检测,UCPD也得到了包括伯克利警察局、加州公路巡逻队、奥克兰警察局等14家警察机构的帮助。但是这些仍然阻止不了抗议者的到来。一大早抗议者们就围堵在铁栅之外用口号和游行来表示自己不欢迎Milo Yiannopoulos的到来。最后由于现场没有麦克风等设备,Milo Yiannopoulos本人并不能很清楚的向周围群众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不到一小时,演讲便匆匆结束。

尽管自由演讲周活动被取消了,但周一下午仍然有大约200人在学校举行游行抗议学校军事化和警察的存在。而由伯克利的工作人员、图书馆员以及当地激进团体组成的抗议人群则聚集在Crescent Lawn参加伯克利集会反对白人至上主义活动。示威活动最初是为了反对Milo Yiannopoulos等人在自由演讲周出现而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人群中还存在着一丝紧张的气氛,但整体来说,周一的示威活动还是很平和的。学校African American Studies的教授Michael Cohen也出现在人群中并发言说到这是一个美丽的景象,在抗议活动中能看到这么多人和团体,像Milo Yiannopoulos这样的人让学校花了那么多钱实在是一场悲剧,但是值得庆幸的这是第二次把他赶出校园。另外也有很多人发言谈论了言论和仇恨言论的区别。但后来,其中一位来自加州圣地亚哥分校的研究生对人群说,我对关闭言论自由不感兴趣,我比较感兴趣关闭那些白人民族主义的平台。就这样,示威人群很快增加到200人,并高喊着 “Bigot, Bigot, Out, Out” 的口号表达自己对白人至上主义的不满。后来示威人群涌入Wheeler Hall,导致里面的学生只好离开。当然也有学生对此表示不满,表示他来这里是为了学习,他们应该去政府大楼示威,而不是来影响我们。最后,警察出面控制局势疏散人群,在下午2点20分向大家发布Nixle警报表示示威活动结束后,Wheeler Hall的课程才得以继续进行。


然而,疑似炸弹事件,极端种族主义演讲,游行示威......今天这一连串的事件只不过是UCB岁岁年年重复上演的“极端事件”中的一隅罢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本该是美国学生运动,自由言论的发源地和最强后盾。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地方,却始终针对自由演讲发生了一起又一起的抗议暴力事件,实在是让美国乃至整个世界哗然。


作为一名UC Berkeley的校友,每每想到这样的话题,总会有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懑和遗憾。的确,从建校之初,民主、热血、自由、抗争便奠定了这所世界一流大学的灵魂和基调,也为这百十年的Free Speech抗争史拉开了序幕。


其实,我经常会说,


                                                         存在即合理


每一个思考模式,每一种生活态度,每一分政治信仰,和每一类意识形态都有其值得被尊重,被聆听的缘由。就好像我们常说,我未必认同你的观点,但会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Free Speech---我想,恰恰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然而,


自由是否可以理解为视周遭为无物,是否可以不计公众利益,不论天怒人怨,掀起无谓祸端,都要无限制、无条件、无选择地去保护?


这样的Free Speech是否已经偏离了我们的初衷?这样的自由又是否丧失了其原本的意义?


当一个极具争议性的公众人物降临校园,自由的是一场演讲,

可那层层架设的围栏,

那挤爆邮箱的预警,

那延绵校园的警戒线,

那恐慌奔走的师生,

那全副武装的警察,

是否又是一种更大的不自由的象征?


当世界排名第一的公立院校在一天内用尽$800,000的资金储备,上演一场巨大的维持秩序的戏码,保障的是演讲者的 “自由”。然而那漫天盘旋的直升机,除了声声轰鸣,为我们带来的又是什么呢?


而后,全城戒备褪去,人心惶惶不在,留下来的又有什么呢?是游行后的满地疮痍?是那修葺一新的教学楼墙体上攀爬的脚印?是反思?是教育?是警醒?或者说,对于更多人,不过是多了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恐怕,不过如此吧。


所以呢?所以---80万资本的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80万美金---这代表了8位诺贝尔获奖者的退休年薪;是40位中国学生一个学期的学费;它足以支撑整个学校更换80个教室的新媒体设备。倘若,这些都不比一个演讲活动更加重要,那么,你又有想过吗?80万美金---可以让800位没有医疗保障的学生重获新生;更可以让10万人吃上一顿饱饭;让80万人解决一日的饮水问题。


难道,这,这些,不会比一场为了游行而游行,为了演讲而演讲,形式大于内容,媒体曝光大于思想革新的 “真人秀” 更加值得吗?!


所以,自由,终究要有度;而Free Speech更要考虑其社会影响和现实意义。否则,保护自由只会伤害公众群体实际的自由权;倡导自由,也只会沦为 “追求自由者” 愚民弄民的工具和借口。至于那80万,为了一个人的自由而蒸发的80万,本就应该有更好的归宿。


作为一个已经离开伯村的校友,作为一个并不具有公众影响力的媒体人和创业者,我只希望,通过我的笔触,为大家带来一些思考和警醒。


只希望---明年今日,UCB不会再次上演“只为一人心,倾尽80万”的荒唐剧目。